文章開始前先說,這是和朋友的楓之谷角噗以粉絲的身分稍稍對戲後再將其打成短文……所以內有「嵐影」

另外還有嵐影個人的私心(掩面

 

以下正文

 

  「妳到底要停留在二轉到什麼時候?快去加強修練!」

  「是、是……」

  嵐影是煉獄巫師,而且是只有二轉的小小反抗軍。

  對戰鬥或練功並沒有特別的熱衷,有時候她比較喜歡安靜的看書或者像現在一樣,實驗新的鍊金藥水。「我看看……這樣,然後……」平常最喜歡待的地方就是基地的走廊,因為在這裡才不會有自己的教官突然殺出來要自己練功……

  所以,現在她也決定回到走廊上。「呼呼,好了!不過還不知道有什麼藥效。」欠身,正想開始尋找實驗的方法以及對象。卻不料在轉角竟出現了人影。「糟糕!」一個手滑,藥水一滴也不剩的潑了出去。

  「……我慘了……」

 

 

  戴蒙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原本還很開心的在神木村的家和弟弟戴米安兩人一同玩耍,沒想到竟在眨眼間就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

  完全沒有見過的屋子,還有完全沒有見過的人。「……大姊姊,你是什麼人?」

 

 

  呆愣,只能用這兩個字形容現在的嵐影。不知道是因為受了太大的刺激還是其他原因,她大膽的伸出手放在眼前的『孩子』的肩上,並且拉進兩個人的距離仔細觀看。

  酒紅色的頭髮,很好好像見過……紅色的眼睛?那很特別,非常難忘……異色的膚色?絕對不可能看錯。『這個孩子是……戴蒙。』

  想起之前在基地無意間看見的他,和現在的這個孩子雖說是同一人卻有幾分不同……那時候的戴蒙,令人不敢接近。但是現在的這個孩子,卻可以輕易的觸碰到。

  「……大姊姊,你是什麼人?」小戴蒙警戒推開她的手問,看樣子應該有聽過『要和陌生人保持距離』之類的話。「……這裡是哪裡?戴米安又在哪裡?」

  嵐影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於是做了深呼吸。他的確是孩子。「我叫做嵐影……你看,我是法師系的喔,魔杖放下來就毫無攻擊力了。」她將魔杖放在戴蒙的腳邊並舉起雙手以示自己的安全性。

  她可不希望這孩子逃走或是大叫,或者……做出任何攻擊自己的舉動。

  只見他露出疑惑的神情,偏頭卻似乎還沒放下戒心。「法師系?那是什麼?新品種的萊西?還是綿羊?」

  『孩子,看清楚點,我是人類……』嵐影暗自苦笑。「就是……會用魔法的人,我們用魔法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她緩慢的坐下想與對方平視,畢竟身高上的差異會給人們帶來壓迫與威脅感。「但是沒有魔杖就只能做簡單的小魔法,根本沒辦法攻擊人喔。」

  方法似乎奏效了,她看見戴蒙眼中的敵意已經慢慢散去。嵐影將雙手放在膝蓋上。「唔?大姊姊也可以使用魔法?」戴蒙好奇的問。

  她點頭,笑著。原來那個人也有這麼天真可愛的時候。「對啊,不過可能和外面其他的法師不太一樣就是了。」

  這句話引起了他的好奇心,戴蒙偏了偏頭。「……哪裡不一樣?」似乎認為,魔法就是魔法,誰用都一樣。

  「我的魔法主要是輔助性質,雖然是輔助卻也不像其他法師一樣會替人補血什麼的。在團隊間,我是用來加強各方面能利的法師。不過偶爾也可以攻擊什麼的就是了。」想起了學到的各種繩索以及攻擊招數,和在外面聽到的『正統的』法師有所出入。

  戴蒙看起來意外的激動,他的小手忽然揪緊了她的衣領。「……那、那大姊姊可以幫我趕走想欺負媽媽和戴米安的伯伯叔叔嗎?」紅色的眼裡盡是堅定以及不忍,嵐影想起了長大後的他。「戴蒙不想看到媽媽傷心……」

  同一個人,不一樣的性格使嵐影感到格外好奇。『原來他不是打從一開始就那樣的強大……』。

 

 

  想起了那些畫面,他不禁低下頭。

  被人咒罵的孩子,用石頭丟、用利器攻擊,甚至想殺了自己和弟弟……「媽媽保護了我們,卻被村人丟石頭……」他感覺到自己的雙手在發抖,恐怖的回憶幾乎令他想蹲下來大哭一場,但是不行、他是哥哥,是家裡的長子!

  絕對,不能哭。

 

 

  看著他,嵐影不禁皺起眉,嘆氣。「對不起,我幫不上忙……」她輕柔的拍拍孩子的頭頂,大概是很可怕的回憶吧?能讓這麼堅強的孩子害怕到發抖,嵐影連想都不敢想像。「不過,我可以和你說一些事。不管你相不相信……」

  「……什麼?」孩子抬起頭看著她。「大姊姊,你要說什麼事情?」

  「……你會變強,變的很強很強。」她盡量微笑著說,但是想起曾經聽說過的他的過去……雖然,這個他還沒體會到。「是非常厲害的人喔……」才剛進入反抗軍,就經常聽到關於惡魔殺手的傳聞,總是完美的完成任務,力量的強大也令同事還有教官們為之驚嘆。

  「我見過的,因為這裡……對你來說,是未來。」

  「未來?」他皺著眉頭,一臉不解「大姐姐的話是什麼意思?」

  這次換她偏頭思考,究竟竟要怎麼樣才能解釋到讓孩子都明白?「就是……」努力的翻譯腦海中艱深的詞彙,拼湊出簡單的語句。「……嗯……很久很久以後,等戴蒙你長大了就會到這裡來,會看到現在的我……」

  『不對,也許對我根本沒印象。』她想,畢竟從來沒有對過話,有的只有自己多次無意間注意到對方特別的身影。

  聽到這裡,戴蒙再次燃起希望。「……那、那戴蒙可以保護的了媽媽跟戴米安了?」他有些激動的抓著嵐影的衣角「這樣戴蒙就可以不用看到媽媽哭泣的樣子了對嗎?」

  保護媽媽和手足。嵐影的眼底閃過一絲的為難,爾後露出略帶苦澀的微笑。「你……可以保護好多人,好多像他們一樣無力的人……」

 

 

  保護他們。戴蒙看著自己的雙手,想像著擁有力量的自己保護家人的畫面。「恩!戴蒙會變強的!為了媽媽跟戴米安……還有大姐姐說的人們。」

  嵐影微笑,伸出雙手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加油喔!」

  他笑了,燦爛的。

 

 

  嵐影感覺自己的手很無力。但是看見戴蒙的笑容,又忍不住堅持著臉上的微笑。

  「媽媽說過,只要努力就一定能成功……所以,戴蒙會努力的。」他將雙手交疊在胸口上說。

  『但是有時候,成功卻不如自己預料的。』她咬了自己的下唇,硬是強迫自己的面容保持。「……我還要你記住一件事喔。」煉獄巫師說,像是想要將自己的話刻印在對方腦海似的,戳了戴蒙的額。「有時候會遇到挫折,但是也不用擔心,任何事都有解決辦法的。」

  「嗯。」認真的孩子點頭的模樣幾乎令她感到內疚。「戴蒙會記住大姐姐說的話的。」才剛說完,他們意外看見戴蒙的腳下出現了奇怪的煙霧「……這是什麼?」

  藥效終於要退了。嵐影鬆了口氣的說,要是再繼續這樣說不定她會忍不住違反時間定律告訴這孩子之後的事。「戴蒙要回家了,回到媽媽和戴米安身邊。」

  「戴蒙要回家了……」他眨了眨眼,在腳底下的煙霧遮住自己視線前向對方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謝謝大姐姐聽戴蒙說心事。姐姐再見。」最後向對方揮了揮手。

  「嗯,再見!」雖說不捨,卻也揮揮手,『希望他真的能記住……等等,所以藥水是潑到戴蒙身上?』嵐影不禁冒下一滴冷汗。

 

  回過神,戴蒙疑惑的搔頭。「……嗯?我剛剛不是要去找吉可穆德的嗎?自己剛剛的確是要往大廳去的啊?「……嗯?你是?」

  這次嵐影一點時間也沒有浪費在發楞上。這位對於自己相當於傳說級的人就在眼前……而且,是成人的面貌。「啊、哈哈……」她緩慢的拿起自己的魔杖,雖說與孩童時期的他對話後,那過分強大的壓迫感減少了許多卻還是有種難以親近感……

  畢竟,剛才的藥水可是一滴也不剩的灑到人家身上。她慢慢的起身。「你、你好……剛才……真不好意思……」

  但是成年的戴蒙卻好笑似的看著,挑眉,「……我有這麼可怕嗎?」他拍了拍對方頭頂,低下頭停在對方耳。「未來的,大姐姐?」不管對方的反應如何,說完這句話後就大步離開。

  她呆在原地,砰砰跳的心臟還未平復。剛才他叫自己什麼?「……感覺……真複雜……」被記住了是很好,但是被比自己大了幾百歲的人叫姊姊……

  不過,還是忍不住高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嵐影 的頭像
嵐影

〃嵐☆影〃

嵐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