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森討伐黑闇精靈,失敗了。身為唯一的兒子,迪倫在會議上不顧自己的發言權爭取率兵出征的資格。

  「話,沒什麼好說的,所以我只說一次。」他放大了原本細膩的嗓音,黑影般的流水長髮憤怒的在空中飄動。「怕死的就別加入,賭上榮譽和精靈族尊貴的戰爭不需要你們。」

  迪倫有著冰霜般的美麗雙眼以及可以與女人並駕齊驅的外貌,但此刻的他面容被憤怒所扭曲。手持冰刃,眼眸中似乎有著滾燙的熱水與寒冷的風爆在肆虐。「不怕死的,就跟著我去爭取榮譽。」他俐落的轉身,手中的劍在空中揮舞了一下。跳上馬,領著部隊出征。

  人數,僅僅兩百人,不到精靈大陸鬥士總人數的五分之一。

  「他氣炸了,也急壞了。」迪南哆低聲說,他難得整齊的穿著盔甲。

  「太不明智了。」梅卡莉亞悲傷的皺眉,搖頭。「才兩百人,根本連黑闇精靈的腳趾都碰不到。」

  迪南哆嘆氣,他倆都清楚迪倫之所以撼動精靈並不單單只是因為力量。「他太愛自己的父親了,即便過去是如此。」

  梅卡莉亞看了他一眼,又回頭瞇眼望著隊長纖細的深影。「愛,聽起來好深、好痛。」

  「他的過去實在太複雜,」光明精靈說了一句,「妳說的沒錯,真的很痛。」惆悵的話語幾乎是從迪南哆的齒縫間硬擠出來的,矮人用小手輕拍了他的大腿,但她卻不了解那過份感傷的語氣的原因。

  迪倫的動作帶動整個隊伍,鬥士們各個步伐沉重卻又緊然有序的緊跟著他。水精靈的身旁並沒有矮人搭檔,迪南哆和梅卡莉亞都不知道為什麼,卻也從來沒膽子去質疑。

  征服隊的移動速度很緩慢,就連天身矮小的梅卡莉亞也輕鬆跟上。她不斷的拍打飄到身上的塵埃,還不時的拿出手帕將臉上的汗漬和污漬擦的一乾二淨。

  稍為抬眼看了自己的搭檔,頓時間對於精靈近乎完美的存在感到萬分佩服--即使在這樣汙穢的空氣中,迪南哆仍然保持著沉穩的呼吸,永不疲勞的身體使他連一滴汗也沒有流下。

  從第一眼見到精靈起,梅卡莉亞就對這相較於遠親的存在感到萬分好奇。說是遠親,他們的外貌上九有明顯的差異:身高,還有就是大部分的容貌。絕大多數的精靈男的俊女的美,不是是上最美的人也是排名數一數數二。相較之下矮人有個過分矮小的身材,成年的男矮人多數有著誇張的大鬍子,他們以此做為「我是男人」的憑據,鬍子越多、越誇張就是越令人崇拜的男人。

  女矮人呢?梅卡莉亞苦笑了一番,她可是歷史上女矮人當中的第一怪人呢!通常女矮人喜歡從小打扮成男矮人的模樣,模仿他們粗曠的聲音和舉止哪位男士誰第一個認出她的性別便是她未來的丈夫。

  這個傳統早在梅卡莉亞第一次看見精靈這種生物的時候,被她拋到九霄雲外--她想像精靈一樣,優雅、美麗和光彩的站在眾人面前。她羨慕並且崇拜著他們,而更加接近精靈的夢想便在現在的「合作計畫」中實現。

  但事實卻令她哭笑不得,自己竟碰上一個比她還要像矮人的精靈。他們兩個個性是如此的不同,梅卡莉亞喜歡乾淨而迪南哆卻不以為然、她想要美麗的衣裳他卻覺得衣服能穿就好……起初,梅卡莉亞恨的用斧頭和迪南哆狠狠的打了個招呼。

  但久而久之她發現,這個人卻還是有像精靈的地方。譬如那俊俏的臉孔就隱藏在疏於整理的外貌下,還有雖然隨興但一切舉止都可以那麼的優雅──這就是精靈的天性,迪南哆的天性。

  漸漸的,梅卡莉亞放開心胸看著身旁的搭檔。她盡可能的接近他,也盡可能的想多窺探一些他的美妙之處。每一次的發現都令她欣喜若狂、越陷越深。

  等到回過神來,她才發現自己能與他走得如此之近。

  卻也相當遙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嵐影 的頭像
嵐影

〃嵐☆影〃

嵐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