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與楓  楓(文章內化名)繪製

 

   嵐努力的在進化系統內練功。已經怠惰了幾天的身體似乎又回到了昔日,握著武器的手以及翅膀已經找回的當初的節奏,不論是惡魔衝擊還是吶喊都恢復了平時的水準。

 

  過去的幾天,他總是懶散的靠著神木村的大樹,時而發呆、時而回想──

 

  到底為什麼呢?楓的離開。

 

  並不是指離開自己或者消失,而是退出了公會。嵐並不是不了解她的想法,畢竟那樣多人的公會、聯盟,自己出了聲卻沒有人回應的感覺相當的差,這點嵐再清楚不過了。

 

  畢竟是體會過的人,多多少少會知道的。嵐停下動作,時間限制到了。「……不過還是想不到,楓她……」當初是因為楓的關係所以他才會進入到現在的公會,他們給嵐的第一印象就是熱情。

 

  記得和楓結婚的時候,因為自己不怎麼懂得交朋友,所以來的人全都是公會和聯盟的人。大家笑著說恭喜,那時候的緊張以及喜悅至今仍然存在心裡。

 

  雖然偶爾會因為她和幾個人比較親近而感到有些落寞,但嵐還是挺喜歡這個公會的。

 

  現在她離開公會了,與楓感情甚好的阿翼也相繼離開,這不禁讓嵐想著--是否自己也該到了退出的時候?每天對著大家打招呼,感覺就像在欺騙自己、騙自己這些都是最友好的人。

 

  但是謊言下一秒就被拆穿了,嵐果斷得不再去看聯盟頻。熟悉與友好的人都不在了,那麼關注著有什麼意思呢?現在的嵐對他們的談話沒有絲毫的興趣。

 

  幾天來都不見阿翼的身影與聲音,有種寂寞的感覺,像是熟悉的事物突然被人奪走似的。

 

  楓出現的次數也明顯變少了,而且並不是用她的「幻影俠盜」而是「惡魔殺手」,以分身的身分出現在這個世界。

 

  唯一令嵐高興的是,這次他可以帶著她去練功,他第一次帶著等級比自己低的人去打BOSS希拉,雖然花了點時間卻也成功了。嵐把掉落的物品全部讓給楓。

 

  「……不知道楓現在怎麼樣了……」一如往常,他回到了神木村最熟悉的店。史來雙手插在腰部的位置──這是推斷出來的位置──瞪著正對商品發呆的嵐。

 

  還沒開口,嵐卻像是被嚇著了似的將商品拋向空中然後慌忙的接住。「楓、楓?」

 

  『這個分身總算能夠自己打死綠藻了!』楓的聲音從通訊器傳來,夾帶著些微的喘氣以及放鬆的聲音。『喔、感謝狀任務竟然有十一趴的經驗值?』

 

  嵐忍不住笑了,聽起來她很有精神。『恭喜!那個任務有十一趴?我現在就去解!』

 

  『我是說我現在的等……』

 

  惡魔殺手的少年迅速的拿出活動贈送的七天瞬間移動世界地圖來到黑市。

 

 

**

 

 

  楓再次以「惡魔殺手」的模樣現身,此刻的她穿著從商城買來的衣服看起來頗輕鬆,和穿著盔甲的嵐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他們聊著天,嵐很高興今天的楓似乎又找回了一點動力。雖然外表不同,但是她還是那個和自己訂下婚姻的人──那個自己最重視的人。

 

  不過,嵐卻如昔日般的一邊聊天一邊看商店的裝備,不知道是想掩蓋自己的心情還是遮蔽愉悅的神情,他可不希望被對方發現現在的自己的想法……

 

  非常、非常的愉快,甚至可以說幸福的地步了。「……我去解下任務!」嵐迅速的放下商店的斗篷,以需要蒐集影子商團金幣為由迅速的往怪物區滑翔而去。

 

  他一面攻擊對現在的自己來說過於弱小的怪物,一面回憶著剛才。又是一抹難掩的笑意形成嘴角的弧度,他更加賣力的攻擊。

 

  剩下最後一個任務時,嵐發現了跳痛的心臟──礦物最多的挖掘地。「楓,妳說這個分身想要練手藝對吧?我有很多礦石呦。」幾乎是反射性的,嵐對著通訊器說一面挖掘礦物。

 

  「不用啦,這隻只是想到就練而已。」

 

  「那黃金呢?本尊應該還是需要吧。」又看了看背包,裡頭總是有著一塊替她留著黃金的位置,現在有幾塊正在當中。「我這裡也有些……」

 

  「不用了啦。」楓又一次說,他明白了她的意思。

 

  拾起挖掘到的礦物後,嵐再次的滑翔。通訊器的頻道依舊只有好友頻開著,忽然間驚覺自己已經習慣聆聽許多人交談的聲音、嵐垂下雙眼。

 

  連她也是一樣。

 

  「……其實我現在覺得,我待不待在公會裡都沒有差別了。」他低聲默念,語氣平淡的像是在聊天氣。

 

  過去的熱鬧也從不屬於自己,大家的交談、大家的討論也總是說不上幾句話。如今更是失去了像是聯繫他們的一絲牽絆、他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一早問好,練功累了就說休息,時間到了就說句晚安然後安然入眠。何必多此一舉?沒有人回應的問候幾乎等於自己用刀子在心臟上劃開一道傷口,諷刺、自虐似的。

 

  有必要嗎?他想著,面對楓略為訝異的回應,惡魔殺手少年只是苦笑了一番。「我覺得好像在騙自己一樣。」欺騙自己的感官,刻意忽略的傷痛卻總是在寂靜中席捲而來,唯一的救贖、就只有楓以及朋友們。

 

  多數的時候,是楓。

 

  嵐努力的笑出聲音,「對了,告訴妳啊。有次我想到和妳的對話,被我媽看見我在笑,說一定是在想女生!」

 

  『告訴你媽是在想老婆不知道她的反應是如何?揍你一頓嗎?』化為女惡魔殺手的幻影俠盜笑著問,他很高興楓決定不繼續剛才自己提出的話題。『她說不定會說你拐了別人的女兒!』

 

  「我沒有拐啊!」他故做委屈的大叫,不知道因彼此的默契還是其他原因,他們同時停下開始面對面交談。

 

  「雖然比較像是你被我拐,」楓不理會他的抗議繼續說,「不過我看你被拐的很甘願嘛。」她露出竊笑,和嵐不同顏色的皮膚上的雙眼正望著他。

 

  而他,只感覺到嘴角上仰的程度。「甘願啊,如果不甘願我可能早就隱密埋名了。」嵐清楚自己的性格:喜歡一個人就會想親近,討厭一個人就會毫不猶豫的遠離。

 

  不過,在某種階段上就算喜歡一個人還是會默默的保持距離──就像剛認識楓的時候。

 

  他瞇著眼,此刻和自己有的類似外貌的楓仍然笑著。「看來是我魅力太強了,老公貌似很會吃醋呢。」

 

  「……現在才發現,已經來不及了呦。」嵐向前跨了一步,他感覺的到自己的心跳在狂跳、雙腳也忍不住微微的顫抖,但不想停下。

 

  楓聳肩,已經閉上了的雙眼並沒有注意到自己伴侶的舉動。「唉啊、真可惜,不能再繼續把……」

 

  刻意繞路,嵐輕巧的來到了她的身後。「看樣子不管有沒有公會,妳都……」

 

  「都什麼?」還沒轉身,迅速的雙手就遮住她的眼並輕巧的握住右手腕,彼此本尊與分身的等級差別再加上性別的不同,楓無法動彈。「嵐?」

 

  小小的掙扎不被理會,嵐用下巴抵著她的肩窩。「還是一樣善於讓人吃醋、呢。」微笑,他沒有其他的動作。

 

  嵐曾經被楓說過是個擁有可怕占有慾的人,也許當時的她只是開開玩笑、殊不知的確是如此,連他自己都有些訝異--平時不愛與人競爭或爭吵的自己,究竟為什麼會這麼在乎一個人的目光是否在自身?

 

  不去思考這個問題,反正結果都一樣。

 

  「妳說妳魅力太強大了,如果我說是,那妳會……」

創作者介紹

〃嵐☆影〃

嵐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