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只覺得頭暈腦脹。

 

  從昨天下午起就有點小小的咳嗽,但他不以為意──在外打獵,本來就會吸入灰塵之類的髒東西,咳嗽是難免的。可是夜深了之後卻又發現有點不對勁,才驚覺自己感冒了。

 

  只是小小的感冒。他這麼想,翻個身再度以側躺的姿勢妄想入眠,但總在快要進入夢鄉的時候被一陣格嗽打斷、再度清醒。嵐惱怒的咬緊牙,就這麼掙扎了一夜。

 

  今天早上,病情惡化。嵐發現自己的聲音無法像平常那樣輕鬆的發出,咳嗽時有點疼痛、全身都感覺到痠痛彷彿打了一夜的架。

 

  很想就這樣賴著不起床,嵐縮起身子。

 

  「在做什麼?起床了。」再次被人阻撓,這次是自己親愛的老婆。楓雙手插著腰,睜著眼睛瞪向他。「平常不會賴床的啊?走、走,去練功。」

 

  嵐小小的呻吟一聲,還是乖乖的爬起床。

 

  因為等級差距的關係,他們總是只有在組隊打王的時候會一起練功--更別提最近楓又卯起來,等級提升到了一百九十三等,而嵐卻還只有一百四十四等。他仍然靠著現在的戰國活動升級。

 

  打三百隻怪物,對平常的自己來說是沒什麼問題的。惡魔殺手的技能並不會只鎖定一個個體、可以同時攻擊前方數位敵人,可缺點是要隨時注意自己的惡魔之力否則會使用不出招數。

 

  這對現在的嵐來說,就像同時看左右邊一樣難。他頭昏腦脹又感覺到四隻無力,前方的怪物一隻隻在自己面前走過、出手攻擊打到一半才發現力量沒了,被撞了好幾下後才補足力量,誰知道打沒幾下又消耗殆盡。

 

  最後選擇只用惡魔狂斬。

 

  比平常花了更多的時間和體力。打完三百隻怪物後,嵐回到神木村的藥水商店,進門後一屁股坐在牆邊。「……呼……」

 

  似乎是盔甲和牆壁的撞擊聲引起注意,史來從上方探出頭來。「是嵐啊?要買東西嗎?」

 

  「……只是休息一下。」他喘著氣,可能是因為感冒的關係而導致呼吸有些不順。「等等還要去打學園。」

 

  史萊偏了偏頭,眨眨眼。「好吧。不過你看起來不怎麼舒服。聽說人類會感冒、惡魔殺手是一半的人類,你感冒了嗎?」

 

  「小感冒而已。」

 

  「小感冒也會變嚴重的。」

 

  「流流汗就沒事了。」他固執的笑了下,說完又提起自己的單手斧。

 

  藥水商人還是皺著眉頭,似乎不太相信他的說法。「你看起來很虛弱,我還是給你些……」

 

  但是惡魔殺手卻揮揮手然後就轉頭跨出商店,「我不會有事,這等級應該還死不了啦!」

 

  其實我自己也想休息,想到快要抓狂的地步!嵐一躍而起並且飛向酷咪,他感受到風在皮膚上吹撫而引起的疙瘩。可是每次停下來就看到自己的等級,又覺得非努力不可。

 

  沒有時間休息。他進入戰國學園,再一次投身踏入戰場。

 

 

 

**

 

 

 

  嵐吐了口氣,灌下藥水後擦去嘴角殘留物。

 

  這次在戰鬥中,敗給了最後的王--森嵐丸。他懊惱的把空瓶子丟到一旁,隨即卻又心虛的撿回到自己的身旁好好的放下。

 

  也許是因為感冒,連戰鬥力都下降了。

 

  他靠著神木村的樹木坐在陰涼處,剛才睡了一覺到現在已經是下午、他從沒想過自己會為了學園花這麼多的時間。現在該做什麼?打怪嗎?現在的體力好像不適合,感覺隨時都繪掛墓碑。

 

  任務也沒什麼好解的,嵐習慣性的打開通訊器、開到聯盟頻。「大家好。」他想了想,決定還是為自己稍微改變了的聲音做解釋。「我好像感冒了……」

 

  大家的一陣問安,嵐輕輕的笑著。他一直覺得這個公會和聯盟非常溫暖,這也許也是他這麼急於練功的原因之一。

 

  當然,阿翼飆升的等級也是一個原因。

 

  『你感冒了?』楓突然一句,嵐愣了下變誠實回應。『你去睡覺、休息。』

 

  「我才剛睡醒,等等再休息。」他忍不住笑了,從以前就覺得雖然平時的楓伶牙俐齒但在需要的時候總是會關心身旁的人,但實際聽到這麼一次也是感覺挺稀奇的。胸口有種暖暖的感覺。

 

  稍微賴著,醒著一下也不錯吧?

創作者介紹

〃嵐☆影〃

嵐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