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難得被允許外出的日子。反抗軍首領說,在有人監事的情況下,我可以和哥哥一起在離開反抗軍基地,雖然還是得帶著具有封印力量效果的枷鎖。

 

  雖然我比較想回家,但能出門總是好的,而且是和哥哥。「哥哥,我可以和你一起出去了!」興奮,我等不及的拉著他的手。「可以到鎮上了!」

 

  哥哥露出微笑,拍了我的頭頂。「走吧,不過要聽話。」

 

  「我會聽哥哥的話的!」等到那個戴著面罩的女人指派好誰要跟著我們出去,哥哥就帶著我離開秘密廣場。

 

  不過後面傳來的視線很讓人不舒服,好像我下一秒就會變成黑魔法師似的……脖子上的枷鎖也令我不自在,但是如果不帶著就不能出來。我一直想用外套的領子蓋住它。「……」我偷偷轉頭望了一眼後面的反抗軍,那個人戴著帽子使我看不見他的眼睛。

 

  忍不住握住身旁哥哥的手。「哥哥,那個人的感覺很討厭……」好像我還是那個傷害哥哥的軍團長。

 

  「……不要緊,」他愣了一秒,回答我。「今天就好好的玩吧,難得可以出來的。」

 

  「……嗯!」反正有哥哥陪我就好了,只要我乖乖的……

 

 

 

  那個人的視線還是很討厭,讓我有點生氣。我很乖、我一直很乖的聽哥哥的話,牽著哥哥的手走在鎮上,我沒有惡意的動作或表情,為什麼還要那樣看我?

 

  我討厭他,聽哥哥說那個人叫做J?我討厭J。

 

  這樣簡直就像小時候走在村子裡一樣。「……哥哥,戴維安想要那個。」也許是因為想起過去,我模仿起小時候的語氣,指著某家商店的招牌--雖然我不知道那是賣什麼的,可是從那裏走出來的人手裡都拿著一個白白、軟軟,看起來有點像綿羊毛的食物,而且似乎是冰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嵐影 的頭像
嵐影

〃嵐☆影〃

嵐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