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維安,很累。

 

  那次的大戰後,黑魔法師再次被英雄們以及現在的勇者們封印,並且定期維持魔法。他手下的軍團長號進了體力和力量但基本上都還活著,分別由不同人嚴密監控。

 

   史烏和殺人鯨由末日反抗軍看管,近期正努力適應症常人們生活。凡雷恩接受女皇的監督,日前正在重振國家、恢復城堡。阿卡伊農被降魔十字軍封印。梅格耐斯 現在在赫力襲母街的牢房中,力量所剩無幾。希拉終究師去了永久的美貌,阿斯旺的人們目前囚禁她卻還沒有對策。庫瓦勒回到自己的族群中卻被奪去魔力。

 

  而幾乎喪失所有力量且疲憊上未恢復的戴米安,由親兄弟戴蒙看管。起初眾人極力反對,只有一人的看管他們擔心會出事,但是戴蒙一再的保證加上戴維安自願被銬上封印的枷鎖,他們才同意。

 

  也是因為模子上這像項圈的東西,他的體力恢復度速慢得不可思議。

 

  「戴維安。」有人在呼喚自己,戴維安輕輕的皺眉,頭一轉賴在枕頭裡想繼續睡。但是戴蒙不放棄,他在戴維安的身旁坐下,以雙手輕柔的搖晃他。「戴維安,醒醒。今天要出門。」

 

  啊啊、日子又到了。他想。從黑魔法師被封印後,英雄、女皇和冒險者、反抗軍、新星族的代表都會定期出面開會,而被奪去力量的軍團長們也都會現身。一方面試為了報告軍團長們的狀況,另一方面是為了穩定封印。

 

  戴維安最討厭這天。於是他徹底的把臉給埋進去。「我起不來。」就是想賴床。

 

  「戴維安……」戴蒙皺起眉,又低身搖晃自己的弟弟。「醒醒,不能睡了。如果你在這裡表現不夠良好,那你就會被分派到其他人眼下……」

 

  所以戴維安討厭那群人。他小小的「嘖」了一聲。「……我真的起不來,幫我……」說話的同時,他稍為挪動身體,脖子上的金屬物閃閃發亮。

 

  聞言,戴蒙慌張的將他翻過來面向自己,不料戴米安卻速度更快的一把壓下他的頭,深吻。他想更進一步,但是稍微望了一眼掛在旁邊的時鐘,恨不得把時間停下來只屬於他們……「好了,我醒了。」笑盈盈的望著趴在自己身上的兄長,戴維安喜歡看他不知所措的模樣。

 

  是那麼的讓人渴望。戴維安勾起笑意,這是他的兄長。

 

 

**

 

 

  會議聽說就和以前的大陸會議差不多,只是內容從「打敗黑魔法師」變成了「繼續封印他」和「軍團長過得如何」而已。

 

  戴維安對過去的同事們一點興趣也沒有,所以當他見到他們的時候,非常自然的玩弄起自己的封印。這個是戴蒙親自為他戴上的,當時的他一臉猶豫,似乎還在擔心從前那個被綿羊追著跑結果跌倒哭泣的弟弟,戴維安握著他的手要求戴上。

 

  為了和他在一次的在一起,這算什麼?他不在乎,只要能碰觸他、和他說話戴米安可以忍受這一切。

 

  「聽說戴維安的表現出乎意料的好。」耳朵尖的他聽見了遠處的人的聲音,這也是黑魔法師留給他的一份力量:絕佳的感官。

 

  「但是還是很可怕。」

 

  「對啊,戴蒙人那麼好搞不好被騙了。他那麼在乎親情。」

 

  戴維安皺眉,要是可以的話他大概就已經毀了這個地方。但他決定沉默,閉上眼睛並靠著椅背,不想失去留在哥哥身旁的機會。

 

  會議結束,戴蒙帶著戴維安準備回到神木村的家。為此,戴維安心情好的很,甚至連說話的時候都會嘴角上仰。

 

  偏偏,就是有人會破壞他的好心情。「戴蒙!」這個是他最討厭的聲音,遠比剛才那幾個說他壞話的更令人討厭。

 

  喵、怪、仙、人。「真是好久不見!喵怪仙人一直在擔心你這邊會不會出問題呢,可是為什麼還是不利用契約和我說話呢?」恢復了身型的喵怪仙人疑惑的問,當她說到『契約』二字的時候雙眼幾乎發亮了起來。

 

  所以才討厭她。戴維安哼了一聲。

 

  「嗯,真的好久不見了。妳還習慣現在的模樣嗎,喵怪仙人?」戴蒙似乎刻意忽略契約那一點,但是戴維安還是不滿他的關心。他腳步不穩的靠上戴蒙的右手臂,迫使後者必須轉身並且讓他靠在自己的胸前。

 

  一陣惡意的目光投射在喵怪仙人身上,但只有一瞬間,惡魔殺手卻完全沒有發現。「不舒服嗎?還是快點回去好了……還能走嗎?」他關心的抱著弟弟,一面轉頭面對自己過去的手下。「不好意思,喵怪仙人。我得先和戴維安回去了。」

 

  「啊、啊?嗯……沒關係,弟弟身體狀況要緊嘛!」

 

  沒錯,弟弟要緊。戴維安暗自冷笑。

 

 

 

 

  他們兄弟現在住的地方技是以前的老家,就在神木村南部。平時沒事的話是不會有人來打擾的,尤其整個楓之谷世界都知道某軍團長就在這裡……

 

  所以戴維安最喜歡待在家裡,對他來說簡直就是舒服的兩人時光。「戴維安,晚餐煮好了……」而且這位兄長就像小時候一樣,在他眼中簡直是賢妻良母。

 

  當然,戴維安並不想要良母。他乖巧的坐在戴蒙身旁,看著桌上菜色一模一樣的兩個碗,戴蒙什麼都沒說就先吃了起來。

 

  他就這樣欣賞對方的吃相大約十分鐘,直到某人終於受不了視線而停下動作。「怎麼了,戴維安?不想吃嗎?」

 

  「不是,因為突然覺得好久了。」

 

  「什麼好久了?」戴蒙疑惑的問,看著這與印象中不太相像的弟弟……過去的他,是那樣的弱小又可愛──現在長大了,可愛一詞當然不太恰當。那該怎麼形容呢?

 

  戴維安忽然身出手,觸碰他的臉頰。「哥哥消失後,很久沒有這樣了。」說完,還等不及對方回應,他再次與他親密的接觸。

 

   那一段漫長的歲月裡,都沒有他們獨自的時間……戴維安是那樣的思念他,擔心他……現在,終於如願以償。

 

  但是,他清楚回不了過去。比起和哥哥手牽手到森林裡去玩耍,戴維安更希望緊抱住他;說到和戴蒙同床共枕,他卻嚮往進一步的關係。

 

  早就已經不是親情了。

 

  「……我愛你啊,哥哥。」

 

 

 

後記:

 

 

  戴蒙很累。

 

  他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卻很清楚的記得過程……為什麼弟弟會那樣呢?

 

  「我說過了啊,我很愛你啊,哥哥。」戴維安躺在他的身旁理所當然的說,然後勾起一抹鬼魅似的笑。「哥哥不也是嗎?不要回答我不是,我可是相當滿意你身體的回答……」

 

  戴蒙很無奈,他那天真無邪又可愛弟弟去哪了?

 

  「天真無邪又可愛?這不是在說哥哥嗎?」某人再次開始進攻……

 

 

嵐影:

咳!這篇是受到遊戲刺激(?)和朋友們的鼓勵(?)產生的

我真很的很喜歡雙惡魔啊!!不過戴維安(我有時候會習慣叫戴米安)好像被我寫的太(ry

請見諒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嵐影 的頭像
嵐影

〃嵐☆影〃

嵐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